财报喜人网易云音乐的用户为何还是乐不起来
发布时间:2020-05-21 09:33:27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 > 正文

净收入、付费会员双增长,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网易云音乐对于最新的业绩表现颇为满意。在这份满意的财报之前,左手滚石、右手华纳已经让网易云音乐在版权的路上越走越顺。但用户的吐槽仍然源源不断,回不去的周杰伦、点不亮的灰色歌单、数不清的cover版本,再加上越来越繁杂的社交功能,持续“买买买”的网易云音乐似乎还是无法满足用户们的需求。

净收入、付费会员双增长

5月20日一早,网易正式发布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的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数据显示,网易公司一季度净收入为170.6亿元,同比增长18%;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35.5亿元,同比增长近30%,两项指标均超市场预期。

其中,网易云音乐的表现也被着重提起。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网易云音乐净收入保持同比增长,付费会员数不断增加,同时网易创新及其他业务毛利润的同比增长也主要得益于网易云音乐的净收入增长;由此带动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同比增长28%,达到30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17.6%。

“网易云音乐在一季度实现了同比三位数的营收增长,付费会员人数和会员收入持续增长,直播收入也在快速增长,”在随后的业绩说明会上,网易CFO杨昭烜进一步透露。

但对于具体的增长数字以及营收规模,网易与此前一样,仍是未对外公布。

就在这份满意的财报发布前不久,网易云音乐已经接连公布了不少好消息,主要集中在此前公认最薄弱的版权方面。

今年以来网易云音乐在版权领域动作频频,先是3月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和滚石唱片达成战略合作;短短两个月后,网易云音乐又宣布与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130万首音乐词曲版权;之后5月15日,又宣布与少城时代达成版权合作。此外,网易云音乐获得《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声临其境》《中国新说唱》等多部综艺的音乐版权。

“在拿版权方面,我们的态度一直都是愿意花钱。”在当天的电话业绩说明会上,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也进一步强调,同时透露称目前版权费用依然是网易云音乐业务成本的大头,未来网易将继续保持对原创音乐人的投入。

版权质量遭吐槽

无论是营收与付费会员数的双增长,还是多项版权合作的达成,网易云音乐向外界传递的状态无疑是正在大步向前、快速发展。网易云音乐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公司目前已和国内外200多家音乐公司达成版权合作,曲库总数超过3000万首。

“云村终于争气了!”就在网易云音乐版权城池不断扩张之时,有网友甚至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但翻身仗没有这么容易打,即便坐拥千万级曲库,网易云音乐仍面临着不少质疑。

网易云音乐资深用户胡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数量上看,网易云音乐确实有不少音乐作品,但不少热门音乐却不在这庞大的曲库内,歌手周杰伦的歌曲就是代表之一,自此前因版权到期下架并引发一系列纠纷后,就再也无法在网易云音乐上听到周杰伦的歌曲,同时乐队五月天的歌也基本都是灰色的状态,“买了这么多版权,肯定不缺钱啊,可就是买不到我想听的,这种操作我真是不太理解”。

在头部歌手作品仍显不足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的平台上还出现了许多未授权的cover版音乐和MV内容。作曲人路鹏对此强调:“作为音乐人,我们特别抵触cover版本的音乐。任何一首歌曲都是会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如果有人想要翻唱,也是需要经得相应的著作权人同意,并支付报酬的,作为平台,如果真的保护、重视独立音乐人,就应该有自己的责任与担当,不应任由这些未经得授权的作品在平台上任意传播。”

除了版权质量问题,付费用户也对网易云音乐的体验感产生了部分不满。其中,网易云音乐付费用户徐女士表示,购买会员后,部分作品仍需单独再付费,此外,会员时间到期后,此前付费已下载的歌曲也无法继续听,这一设置的体验感甚至不如非付费用户直接在线听歌的体验。

“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版权问题一度是公司发展的痛点。网易云音乐也曾因此多次涉及版权侵权等问题,并受到用户诟病。所以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为什么网易云音乐总是在买个不停。随着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不断加剧,要想抓住用户不能只是以量取胜,还是要拿内容质量和用户体验说话。”乐评人肖冉如是说。

颇具讽刺的是,就在丁磊直言网易云音乐注重版权、重视独立音乐人后不久,微博上便有自媒体发布消息称,“知名音乐人起诉网易云音乐侵权胜诉”。有媒体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网易云音乐因侵权而被音乐人告上法庭,最终法院以网易云音乐在向公众提供涉案歌曲未注明词曲作者或标注错误,判定侵犯了该音乐人的署名权,网易云音乐运营公司需赔偿1万元。

针对视频内容被指侵权,以及用户的反馈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网易云音乐发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对方未就以上问题予以回应。

平衡社交与内容

版权的竞争只是争夺用户的第一步,在线音乐的战场上,围绕版权延伸开来的商业模式才是核心。从单纯的音乐播放器,演变为音乐生态,被公认为是网易云音乐的发展模式。在2019年发布二季度财报时,丁磊曾亲自为网易云音乐描绘了“会员+广告+直播+社交”的蓝图。

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阶段,网易云音乐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会员、广告、直播、数字专辑、票务、音乐周边等,未来还将有更多创新模式。

从数据来看,“后浪”是网易云音乐的主力军。目前,网易云音乐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1.5小时。活跃人群中,“95后”占比已经超过60%;在2019年的新增用户中,有85%都是“95后”年轻人,年轻用户对优质音乐内容也具有更高的付费意愿和能力。

为此,网易云音乐不仅接连推出了100场高品质现场级音乐付费直播,还上线了专属于年轻人的K歌App——“音街”测试版。在生态化布局的路上,网易云音乐的步子迈得越来越大。但随着网易云音乐对于多种模式的探索扩张,不少音乐人、用户也追问道:“网易云音乐的初心呢?”

“基于对社区及社交性的看重,截至目前,网易云音乐在短视频、直播、云村社交等领域均已进行相关布局。虽然更多产品及功能的出现向用户提供了不同角度的体验和玩法,但因含金量较高的优质内容相对较少,同时出现大量与音乐无关的内容,也引发了部分用户的反感,并被视为用力过度而本末倒置。”胡先生如是说。

乐评人流水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论称:“诸多社交功能的加入已经让网易云音乐越来越庞杂,网易云音乐需要找到的是保持优质乐评内容与社交功能之间的平衡点。”

从市场发展的角度而言,音乐平台确实需要推出其他服务来实现盈利。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认为,互联网用户数量增长已近峰值,在线音乐平台若仅依靠用户对音乐作品的付费来实现盈利,时间较长,因此需要依靠其他的服务,但如何做好并实现深度的联动则是关键。

据七麦数据显示,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在安卓市场排行榜的在线音乐类App中,网易云音乐排在第三位,而在iOS榜单音乐类App畅销榜中,网易云音乐则位列第二位。

关于我们| 广告报价| 本站动态|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信息举报|

联系邮箱:905 144 107@qq.com

同花顺经济网

Copyright©2011-2020  www.thx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